尊享专线 027-84668081

从身份到偏见:关于疤痕的思考


为什么人们对于男性的疤痕和女性的疤痕会有不同的看法?人们对于他人的疤痕会产生怎样的假想?现代的疤痕与传统社会中的疤痕有哪些不同?
 
疤痕 身体上的博物馆
 
身体会因为各种原因受过无数次大伤小伤,有的愈合后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有的一直留在你身上,讲述着主人过往的故事。从这个意义上讲,疤痕是身体上的博物馆。
 
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新几内亚、澳大利亚等地的传统社会中,割痕礼十分常见。为了在身体上创造疤痕,人们有时候会使用锋利的工具在皮肤上划出线条,有时候还会使用腐蚀性植物、煤炭等刺激物刺激伤口增长以产生珠状效果。这可能是出于医疗目的,也可能是为了祈求护佑。
 
割痕礼也是一种通过仪式,将个体从之前的社会状态中抽离出来,进入下一个人生阶段。苏丹和埃塞俄比亚的努尔男孩们在成年礼上,额头被刺上六条平行线,带有这种印记的男性才有资格结婚、拥有牲畜、参加战斗。
美国人类学家Paul Bohannan曾经和尼日利亚的蒂夫人讨论割痕礼的疼痛,当地人回应:“当然很痛。但如果没有这些带来疼痛的疤痕,什么女孩会看上你呢?”
“疤痕,这种最精巧的装饰之一,是在疼痛中得到回报的。”
《被装饰的身体》的作者认为,疤痕被认为可以增加女性的性吸引力。比如蒂夫人就认为,凸起的疤痕在被抚摸时可以产生强烈的感觉,不论对男性还是女性。
在“现代”观念影响下,原本纯洁高贵的疤痕礼如今显得既“原始”又“令人厌恶”。摄影师Joana Choumali记录了科特迪瓦的变迁:曾经,这里的男人女人都无比骄傲于自己面部的疤痕,当他们搬到城市后,却因被歧视和嘲笑而深以为耻。“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有这个”,一位来自布基纳法索的男人告诉摄影师,“就让我们成为最后一代吧。”
有趣的是,当部落民开始放弃这些身份的象征,时尚和艺术界却从这里找到了灵感。
 
疤痕偏见 它如何影响人的价值?
 
在没有割痕礼的社会中,疤痕通常不是什么好事。
人们乐于根据别人身上的疤痕来评价他们,是因为疤痕可以讲故事,那些关于社会身份、个人选择、甚至是人格的故事。
 
在影视剧中,面部疤痕也时常被用来赋予角色邪恶、无情、复仇、恶毒、复杂、危险等人格或心理。这或许是利用了人们先入为主的成见,但却又再次加深了这样的偏见。
 
人们对疤痕的看法呈现出明显的性别差异。在2008年一项英国的研究中,一群男性和女性志愿者被要求为带或不带轻微疤痕的异性的吸引力打分。女性认为带有面部疤痕的男性在一段短期关系中更有吸引力。当被问到你认为可能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疤痕时,女性受试者非常容易将男性的疤痕归结于打架,而男性受试者则更多地认为女性的疤痕来源于一场意外。
 
对男性而言,(不太严重的)疤痕就像是皱纹,是加分项,它们提供了一个坚毅的形象,为男性的力量和勇气做了背书。疤痕是雄性气质的性感证明,是英雄主义的勋章。
但身为女性,怀孕、生产、以及越来越高发的乳腺癌,都不可避免地会在她们的身体上留下不可忽视的痕迹。同样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苦才存活下来,伤疤给她们带来的却不是祝贺与尊敬,而是鄙夷。
 
正视疤痕 是伤痛,也是新生
 
不过,有迹象表明,关于疤痕的性别化的社会焦虑正在缓慢改观。在“疤痕计划”和《赫芬顿邮报》的摄影系列中,女性展现自己的疤痕并自豪地庆祝其代表的意义:复原、冒险、勇敢和生存。一名女性说:“我的疤痕让我感觉像个摇滚明星。”也有一些乳腺癌幸存者在乳房切除术的疤痕上面纹身,将之转化为投射出积极心态的美丽身体艺术。
 
不过,即使是隐喻性的心理伤疤也充满了不平等。一期最近的《纽约时报》文章声明,由于性别的差异,新冠病毒“大流行可能给这代带职母亲留下伤痕”。而前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最近写道,几十年的种族歧视如何给她父亲留下了深深的“疤痕”。
 
不管是字面或隐喻、故意或意外、深沉或轻微,疤痕都揭示了个人和他们社会地位的关系:他在战争中受伤,因为他觉得有必要去服役;她决定做髋关节置换手术,因为那使人瘫痪的疼痛;他曾经试图割腕自杀,因为状态非常糟糕;她从癌症中幸存下来,并带着希望前进。
 
疤痕总是代表着忍耐过的痛苦。痛苦是人类的一部分,而疤痕是人性的无声证明。对一些人来说,疤痕是人生充满痛苦磨难、必须坚强隐忍地承受的象征。因此不夸张地说,人生就是获得疤痕的历程。
 
人生,从肚脐这个疤痕开始,到带着无数疤痕结束,做人就是伤痕累累。每一道疤痕都代表了一个独特的、改变人生旅程的故事,是当事人和社会之间关系的缩影。与疤痕相伴相生的,是痛苦与新生。每一个在疾病中、暴力中、生活中幸存下来的人,必然都承受了数不清的生理或心理痛苦,才赢来了重生的自己。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