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享专线 027-84668081

一不小心,伤口竟然变成癌症!


导读:皮肤位于体表,为人体提供最基本的屏障功能。正因为如此,皮肤也成为最容易受伤的器官之一,日常生活中的挠抓、磕碰或意外因素都会导致皮肤的损伤。轻度的皮肤损伤,通过常规的换药治疗和日常护理可以很快痊愈,但也有一部分伤口可能短时间内很难愈合,如果不加以重视,则很可能把小伤口变成大问题,甚至成为终身的遗憾。
 
 
一位47岁的女性,刘女士(化名)。27年前刚结婚不到一年的她,遭遇了一次离奇的车祸,一辆机动车的车轮从她的右脚跟处直接碾压了过去,导致右足跟处皮肤撕裂。
 
司机也是给人打工,家里也不宽裕,当时就稍微出了一点医药费也就过去了。刘女士的老家在大山深处,民风淳朴。但是刘女士右足跟处的伤口却一天天不见好,撕裂的皮肤逐渐发黑坏死。
 
她就翘着脚到村里的小诊所配点“紫药水”外涂,在家里自己换药。她的丈夫发现了她右足的伤口,看着不大也就没放在心上,以为多换换药,时间长了总会好的。
 
就这样,刘女士翘着脚走了27年,这27年里她生下儿子并把他送进了大学,这27年里看着这个家逐渐摆脱贫穷开始过上小康生活。2019年底,听说修巴堂修复疤痕的技术高超,丈夫就带着她赶了几个小时的高铁过来了。
 
她的伤口在右脚后跟处,大约鸡蛋大小的伤口长满了老化水肿的肉芽,经过拍片检查和病理化验,医生发现她的肉芽下方的跟骨有个巨大的空腔,提示多年前的车祸伤应该合并了跟骨骨折,虽然没法发展成为骨髓炎,但是却令局部的伤口难以愈合。而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病理检查结果提示:右足跟鳞状细胞癌。
 
无独有偶,前不久,一位包裹严实、步履蹒跚的老人,在一天清晨推开了修巴堂就诊室的大门。和常人不同,他一进门,就轻轻脱去宽大外套,外套之下,是遍布全身的疤痕。
 
经验丰富的修巴堂医师一眼就认出,那是严重烧伤后遗留下来的特征性印记。
 
果不其然,详细的病史追问下来,眼前的这位患者老张,1983年遭受了全身100%的特重度烧伤,几经生死,他坚强地活了下来。
 
7年前的一天,老张的家人在给他擦身时,发现他右腿膝盖后面有一块皮肤黑黑的,有指甲盖大小,“黑皮肤”一圈还有点“水”渗出来。老张和家人都觉得,这可能是烧伤后的疤痕有点破溃了,没太在意。
 
这样过了3年,原来那块指甲般大小的“黑”皮肤,已经长到5公分大小,就像一个月饼那么大,周围还不断有豆腐渣样的东西掉下来。慢慢的,老张还觉得这地方很痛。
 
老张一家人觉得不对劲了,连忙到当地医院治疗。在当地医院先是接受了扩创植皮手术,结果创面非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植皮悉数坏死。辗转到当地的大医院,又接受手术治疗,效果仍不明显。
 
这次,老张在修巴堂门诊部,轻轻卷起右腿裤管,被脓液浸透的纱布胡乱地绑在小腿上,恶臭难闻。拆去湿透的纱布,显露出小腿后侧布满脓液的暗红色伤口。
 
职业敏感性让修巴堂的医师立即察觉到,这伤口很不简单,他带来的病理报告也证实了医师的猜测:瘢痕癌。
 
瘢痕癌是一种皮肤恶性肿瘤,主要发生在既往受损伤的皮肤、长期的瘢痕以及慢性伤口的基础上,以鳞状细胞癌的发病率最高。烧伤瘢痕患者很常见。
 
瘢痕癌常发生在烧伤瘢痕组织的基础上,患者多由于瘢痕奇痒而挠抓,导致瘢痕破损和糜烂,形成经久不愈的溃疡恶变而成。
 
局部主要表现为,原有瘢痕或慢性伤口长期不愈,出现溃疡性或硬化性病变,并伴有恶臭分泌物。病变部位表面呈疣状或菜花状增生,生长迅速,触之易出血,边缘隆起及局部淋巴结肿大。
 
本病侵袭性强,若侵及深部组织,尤其是骨膜及骨质时可产生剧痛。易发生转移,可转移至局部淋巴结、肺、脑等器官,严重者危及生命。

 

回到顶部